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角犀的泥塘

潇潇暮雨过吴门,一水红梨旧梦痕

 
 
 

日志

 
 

谁在怕什么?-《信》  

2014-03-30 00:12:05|  分类: 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晚上大概快零点的时候读完了《铁鼠之槛》,相对京极叔其他书来,《铁鼠之槛》里中禅寺驱妖的成分少了很多,倒是大段的有关禅的讨论很有意思。

之后就开始拿起《信》来读,过了一整天,到了今晚十一点多,刚好又读完了。

读前半本的时候,总有种感觉,好像这情节怎么觉得熟悉呢,这根本就是在俺们国家那些带着深深自卑的凤凰男妄图隐藏自己的劣势然后用各种阴暗的方式力求上位获得社会认同的故事嘛,只不过变成了犯人家属为了能够生存下去出人头地隐瞒自己哥哥是杀人犯这种设定而已。直到读到直贵和朝美的爱情终于死亡才让心里咯噔了一下,而这么短短的一段情节,大概也是直贵人生的低谷,也是全书最为悲情的地方,所有的苦难与无奈在这一个点上爆发、倒塌,搁谁谁也承受不住。当然,后面情节的发展,直到直贵写信和哥哥彻底断绝关系之前,依然延续了主旋律励志电视剧里凤凰男终于上位成功,进入正常人的生活圈儿,娶妻生子其乐融融。所以说,要不是最后那点儿情节,这书也还真的就没法看了,所以还要感谢最后15%左右的情节,以及毁掉最终气氛的亲情牌。

至于说书里所讲的罪犯家属受到社会整体歧视的问题,我不知道,我身边也没有这样的家庭,我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这么严重,所以也没有什么发言权。不过倒是有这么回事儿,那是曾经下乡发掘过的一个工地,给我们工地干活的一个小姑娘,自己说是家里的独生女,好像她的小伙伴也是这么说的。直到后来才知道,她还有个哥哥,因为什么问题犯了罪进了监狱还没出来,大家都知道这事儿,但不仅是她自己和她的家庭,甚至连村子里的人对外说起来都好像是在否定有她哥哥这么个人的存在,她家从来就只有她一个孩子,于是一个活生生存在的人就这样彻底被一个村庄集体抹去了。这么看起来,这真实的事例,倒还和书里直贵和哥哥断绝一切关系就当哥哥不存在的情节高度重合啊。这么看起来,这书里所写的那种可怕与恐怖,是真的存在的吧。

我倒是一直没法理解,为什么歧视、躲避甚至迫害罪犯的家人呢,倒是书里借着直贵的口说了一句话:“而是上的人们所畏惧的,恰恰是那血脉。”这应该算是问题的答案所在了吧。

加一句,结合书里的情节和平时观察及所闻,凤凰男什么的之所以最后会被人厌弃,多半是自作自受,明明可以大大方方的却像做贼似的要来阴的,活该啊。

谁在怕什么?-《信》 - 独角犀 - 独角犀的泥塘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