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角犀的泥塘

潇潇暮雨过吴门,一水红梨旧梦痕

 
 
 

日志

 
 

30岁究竟应该什么样?  

2013-09-28 00:22:01|  分类: 味觉与迟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进入30岁已经10天了,这些天来总是在想一些看不见摸不着很远很虚的东西,而且脑子里是不是会冒出个声音来念一下想出来的似是而非的好像是结论一样的东西。虽然大概从小脑子里边儿就从来没停下来瞎转过,但现在竟然开始持续不断地思考一些过于形而上的东西还真是头一次。

也许真是年龄到了。以前我从不认为存在年龄决定行为这种荒谬的说法,现在也不相信,至少不起主要作用,但我现在不得不承认,随着年龄的增长,一个人对世界和对自己的看法总会渐渐改变。

当然啦,一个人会是个什么样儿基本上从小就定了。我现在还记得,那大概是45岁的时候吧,还没有上学,有一次被父母带去少年宫,那里有各种各样的培训班,说是想让我学个什么特长之类的。我们去了之后挨个教室一间间进去看了一圈儿,我现在还对学绘画的那一间印象极其深刻,记得当时推门进去看到的是一群学生在画大概是大卫还是谁的石膏头像素描。后来父母问我到底想学个什么呀?我的回答大概出乎他们的意料但又很符合我的个性,我的选择是去对面的游戏机房玩赛车,于是老爸带着我去跑了把塞车。这种事儿一看就是我能干出来的吧?大概也只有我爸妈当时能理解并纵容我这样的选择。所以说一个人从小到大能有多少改变呢?基调定了,敲敲打打修修补补的也都是些皮毛。比较可惜的是到现在为止身无长技,还是个什么都不会的笨蛋,除了喜欢玩极品飞车。

所以每当我看到有的人感叹要是时光能重来一遍的话也许就会如何如何就不会如何如何,我觉得挺可笑,你真的就能做出你认为正确的选择?反正要是让我重来一遍,我还是会变成现在的这个样子,因为我从来没有对我所做出的任何选择后悔过,这话看起来像是大话,但事实的确如此,我所经历的任何重要的选择都是我自己做的决定没采纳过别人的意见,我干嘛要后悔呢?

也就是说,不要指望通过年龄这个计数器来改变人,但是,很明显的,30岁真的是一个坎儿已经摆在面前,现在不是跨没跨过去的问题,我正骑坐在这道坎儿上。现在要想的是,接下来的日子要怎么过?20岁时的我很轻视这个世界,觉得只要我愿意探索和思考,是很容易明白它是怎么回事儿的。如今10年过去了,越来越认识到这个世界的宽广和深邃,以及由此带来的自己思维的广度与深度的拓展,越来越学会了谦卑是什么意思,这大概也算是一种进步吧?至少这是一种对伟大的无穷尽的世界的尊敬,领悟了自己的渺小与可笑。不过我不会嘲笑年轻时的自己,那是人生必须经历的阶段。至少,从30岁开始之后的任务又多了一个,怀着谦卑之心去认识世界、认识世界,追求知识与真理,尽管这二者是无法穷尽的。

要说遗憾吗,还真有一点儿。前不久有一天老爸问我现在对废都有什么感觉,我说没感觉,他说不可能啊你生命中最有活力最精彩的七年都在那里度过了怎么可能没有感觉,我说真的没有任何感觉了,对话结束。最近一直对我说的这话感到愧疚,我不是没有感觉,而是渐渐的忘记、抛弃了那些本应珍藏一生的感觉,无论它们带给我的是快乐还是忧伤。这么说来,如果时光能够重头,我唯一应该做好的就是把所有经历过的体会都妥妥的收藏好,到了一定时候它们将会被打开,细细梳理、慢慢品咂,想要更透彻的认识自己,这些都是必不可少的。要不说四十不惑呢,也就是说到了那个岁数,人应该对自己有了一个清晰的、客观的认识,知道自己是谁,所谓不惑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那么从现在起,还有十年,我会一边继续努力地探索,同时把那些还残留的记忆找出来,到时真的能认清自己就算很了不得了。

说了半天也没说到正题,30岁开始的人生究竟该怎样?大概还没完全想明白,总之要保持对世界和自己的继续探索,不断地深入才能获得真知。还有个重要的任务,学会思考,真正的思考,能做到这一点的人我到现在没发现几个,希望我能做到。

就这样吧,对了,还得抓紧时间找对象。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