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角犀的泥塘

潇潇暮雨过吴门,一水红梨旧梦痕

 
 
 

日志

 
 

就是在写现代中国—《叫魂1768年中国妖术大恐慌》  

2013-07-09 22:21:58|  分类: 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越读阅觉得讲十八世纪中国的书其实说的和我们现在生活的国家有什么区别呢?尤其是本书的最后两章,直到看到译后记里孔飞力亲自对刘昶说他写的就是现在的中国,才证明我的感觉没错。

别的不多说了,自己看看书比什么都有用,下面是一些摘抄:

“于任何责任制度一样,人事考评过程中有一个自我否定机制,却没有人懂得如何运用它。对考评官来说,报告属下的错误是一种危险,不报告同样也是一种危险。”

“中国帝制国家的两个侧面:它既是一种工具(其功能是根据满清皇室和满清精英层的利益需要来管理国家),也是一种制度(其功能是在不同政治角色之间实行权力分配和地位分派)。国家作为一种工具(我将之称为“政府”),同我们对于政府的常识性理解是相符的:它是为完成诸如征税、治安和战争之类的任务而建立起的组织机构。国家作为一种制度(我将之称为“官僚君主制”),则是由那些生活于等级秩序之中,其生涯取决于声望和权力、黜陟和安全的人们之间的各种关系所构建而成。”

“官僚君主制下的一个行为可以塑造“事件”,可以重新对“事件”作出界定,甚至可以制造“事件”,从而增进自己在这个制度内部的利益。当然,人们也可以剔除那些可能危及自己利益的“事件”。”

“人们在社会等级上存在距离并不意味着他们互相之间不能理解。这种距离有时意味着人们对于种种相同的符号会有各种不同的解读。尽管“邪术”让所有的人感到害怕与憎恶,但每一个社会群体都将妖术传说中的不同部分重新组合,使之适应于自己的世界观。”

“妖术如何得以在一个复杂而庞大的社会里跨越阶级的界线而传播开去。对妖术的看法可能同时存在着两个或更多地版本。皇家的版本对满洲统治、归根结底也是对整个整体的威胁为中心,农民的版本所集中关注的则是有陌生外人引起、因灵魂丢失而造成的突发与随机的死亡。”

“一旦官府认真发起对妖术的清剿,普通人就有了很好的机会来清算宿怨或谋取私利。这是扔在大街上的上了膛的武器,每个人——无论恶棍或良善——都可以取而用之。在这哥权力对普通民众来说向来稀缺的社会里,以“叫魂”的罪名来恶意中伤他人成了普通人的一种突然可得的权力。对任何受到横暴的族人或贪婪的债主逼迫的人来说,这一权力为他们提供了某种解脱;对害怕受到迫害的人,它提供了一块盾牌;对象得到好处的人,它提供了奖赏;对妒嫉者,它是一种补偿;对恶棍,它是一种力量;对虐待狂,它则是一种乐趣。”

“在帝制后期的中国从未有人设想人的努力能够(或应该)产生无限的进步和成长。同一个富裕的工业社会相比较(不管这个社会的贫富差距有多大),“损失分摊”在一个贫穷的农业社会是一种更为严酷的过程。”

““受困扰社会”……在帝制后期的中国,绝大多数人没有接近政治权力的机会,也就不能以此通过各自的利益相较去竞争社会资源。对普通臣民来说,仅仅是组成团体去追求特殊的社会利益便构成了政治上的风险。有时,人们便会倒旧的帝国制度之外去寻求这种权力;其结果就是造反和革命。但对大多数人来说,权力通常只是存在于幻觉之中;或者,当国家清剿异己时,他们便会抓住这偶尔出现的机会攫取这种自由漂浮的社会权力。只有非常的境况才会给无权无势者带来突然的机会,使他们得以改善自己的状况或打击自己的敌人。即使在今天,让普通民众想有权力仍是一个还未实现的许诺。毫不奇怪,冤冤相报(这是“受困扰社会”中最为普遍的社会进攻方式)仍然是中国社会生活的一个显著特点。”

“弘历的武库里缺乏一件武器——他没有能力找到一个可与臣民共享的目标。……旧政权的一个基本政治特征,便是普通民众对政治抱消极态度。”

“一个半世纪后,当帝制垮台而滋养这种精英自信的社会和文化制度也随之崩溃以后,这样的胆识也就变得更为稀缺了。没有人会哀悼就中国的官僚制度。即使按照当时标准,它所造成的社会伤害也已超出了仅仅压碎几个无依无靠的游民踝骨的程度。但不论是好事还是坏事,它的特性却可以阻挡任何一种狂热。没有这样一个应急的锚碇,中国就会在风暴中极具偏航。在缺乏一种可行的替代制度的情况下,统治这就可以利用操纵民众的恐惧,将之转变为可怕的力量。生活与我们时代的那些异见人士和因社会背景或怪异信仰而易受控制的替罪羊,便会成为这种力量的攻击目标。——没有什么能够伫立期间,以阻挡这种疯狂。”

想到汤因比仍将现代中国称为一个帝国,此言不虚。

就是在写现代中国—《叫魂1768年中国妖术大恐慌》 - 独角犀 - 独角犀的泥塘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