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角犀的泥塘

潇潇暮雨过吴门,一水红梨旧梦痕

 
 
 

日志

 
 

歌声   

2013-07-07 16:03:29|  分类: 摒弃考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在工地旁边不远处,有一位看起来有六七十岁的老翁在田里拔草,他一边劳作一边还唱着花儿。岷州花儿节奏缓慢悠扬,曲调中多寄有悲苦之意,那歌声颤颤幽幽传来,与这有些荒凉的台地颇为相配。老人究竟唱的什么内容我听不懂,不过曾经读过岷州花儿的选辑,歌词大多是求不得、爱别离的烦恼之事,对悲苦生活的不满,对爱情受挫的哀鸣,想来今天听到的也无非就是这些内容吧。 今年以来往往容易产生心理上的痴念,总觉得在深夜时分应该能听到不知何处传来的如泣如诉的歌声,透过雨雾在我耳边低吟,唱的内容同样听不真切,却让人如痴如醉。 今天总算了了这桩心愿,虽说是在白天,还是个大晴天,也足够了。老人略带颤抖的歌声在空旷的荒原上飘忽不定,不知他在向谁倾诉,是否也因自己的歌唱而回忆起什么往事或什么人? 这场景总让我想起《夜与昼》里那一次在野外“如同古代传说中的英雄”般的疾行,而我在很长时间里也觉得和拉尔夫是同一种人,尤其在状若癫狂的时候,只是,能与人一同来一次那样永生难忘的疾行却是几乎可能的,既难找到类似的环境,也遇不到那样的人,更何况还要有难得的心境。 也许明天就听不到这古朴苍凉的歌声了,能有今天这一番感受也算幸运,足够我回味许久吧。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