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角犀的泥塘

潇潇暮雨过吴门,一水红梨旧梦痕

 
 
 

日志

 
 

《卡拉马佐夫兄弟》摘录  

2013-02-23 13:46:03|  分类: 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用了半个月的时间总算是读完了,大过年的,正月里,读陀氏的东西是一趟苦难的历程,要体会到每一个人的绝望,同时也是自己的绝望,单最终喜悦得热泪盈眶。我始终认同库切对经典的观点。至于评论就不写了,google一搜多如牛毛。

以下为摘录:

 

在现实主义者身上,并不是奇迹产生信仰,而是信仰产生奇迹。

 

社会主义不单单是一个劳工问题或所谓第四等级问题,而主要是一个无神论问题,是无神论在当代的表现以及恰恰在不要上帝的情况下建造巴别塔的问题;建塔的目的并不是为了从地上登天,是把天挪到地上来。

 

受难者有时喜欢拿自己的绝望取乐,这好像也是由于绝望的缘故。

 

对于很大一部分人来说,美就在肉欲之中。要命的是:没这个东西不但可怕,而且神秘。围绕这事儿,上帝于魔鬼在那里搏斗,战场便在人们心中。

 

我们最喜欢判决用树条抽打姑娘,这差使都交给小伙子干。今儿小伙子抽打了哪个姑娘,明儿他就上哪家求亲娶她做老婆。这样,我们这儿的姑娘自己也乐意。

 

总得有人说真话……因为这里谁也不愿说真话。

 

对于一个受到不公正待遇的人来说,人人都出来充当他的恩人,那是不堪忍受的。

 

即使我不再相信生活,即使我对珍爱的女人失去信心,对常理失去信心,相反,甚至确信一切都是混乱、可恶乃至被魔鬼操作的一团糟,即使一个人绝望时的种种恐怖统统临到我头上——我还是要活下去,一旦从杯中抿了一口,便再也不愿舍弃它,直到把酒喝干为止。

 

如果上帝不存在,必须把他造出来。

 

任何人身上都潜藏着野兽,暴怒的野兽,听到受虐者的惨叫乐不可支的野兽,恣意胡为的野兽,放荡致病的野兽。

 

人们今后必须用自由的心取代古老的定则,自行判断什么是善,什么是恶,你的形象仅仅在前面给他们指引方向。然而,如果人们受到选择自由的压迫,不堪承受如此可怕的重负,他们最终也会抛弃你的形象。

 

因为如今人人都力图最大限度地各自为政,都想在自我封闭的状态中追求生活的完满,其实他们的一切努力并不能得到生活完满的结果,只能是彻底的自我毁灭,因为充分确立自我非但没有成功,反而陷入十足的自闭。

 

一切好比大洋,一切都在流动,都在碰撞;在一个地方轻轻一拍,会在世界的另一个地方激起反应。

 

人们不禁要问,需要这样监视的爱情还有什么意思?必须如此严加防范的爱情还有什么价值?但这一点恰恰是真正善妒的人永远无法理解的,而在他们中间又确实会有心灵高尚的人。还有一点值得注意:这些心灵高尚的人躲在某个都是旮旯偷听和窥探的时候,虽然凭着“高尚的心灵”清楚地意识到他们自愿陷入的境地有多么丢人,然而至少在他们藏身斗室旮旯的那个时候,是绝不会问心有愧的。

 

要是破坏了别人的生活——你得惩罚自己……只要你破坏了别人的生活;要是伤害了谁的性命——你得处治自己,彻底滚开。

 

如果要自杀,此时不死,更待何时?

 

清醒了,明白了——其实反倒傻了。喝醉了,该糊涂了——其实变聪明了。

 

我不怕你们……在你们面前我也有我的自尊。

 

作为一个混蛋死去和作为一个君子死去反正一码事。

 

他喜欢车把式说娃子:这两个字包含的怜悯更多些。

 

自然界没有什么是可笑的,不管在满脑子各种偏见的人眼里看来怎样。如果狗能推论和批评,那么他们会发现,狗的主子即人与人之间的社会关系中有同样多在他们看来是可笑的东西,甚至可能要多得多;我这样说是因为确信我们干的蠢事要多得多。

 

某些人具有深沉的感情,但是在一定程度上受到压抑。他们的某些人面前长期处于屈辱、胆怯的状态,不敢当这些人的面直言不讳,于是便以小丑的面目出现,这在他们是对那些人的一种无奈的讽刺。

 

一部世界史无非是研究人类干下的长长一大串蠢事罢了。

 

不信上帝不是也可以爱人类吗,您以为如何?伏尔泰就不信上帝,难道他不爱人类?

 

我只是感到忧愁,像您这样出色的个性,还没有开始生活就已经被那些粗鄙不堪的胡说八道扭曲了。

 

您,我,人人都精神迷乱。

 

我希望有人虐待我;希望有人先是娶我,然后虐待我,欺骗我,抛弃我,最终一走了之。我不愿得到幸福!

 

反正他们干什么缺德事都用国民做挡箭牌!

 

别玩哲学,蠢驴!

 

我只是生命的一个幻影,失去了所有的开端和终极,最后连自己叫什么也忘了。

 

你要去完成一项道德的壮举,可是你并不相信道德。

 

究竟有什么值得如此惊讶,究竟有什么特别骇人听闻的地方?尤其对我们而言!我们这些人对于这一切不是已经见惯不怪了吗?可怕就可趴在,这类阴森可怖的事情对于我们已不再是恐怖的了!这才是可怕的事情,骇人听闻的事我们的见惯不怪,而不是这一名或者那一名个人的个别罪行!

 

仿佛有关我们的灵魂、有关死后等待我们的是什么这一节,在他们头脑里那本书中早已被删去,被埋葬并且用沙子覆盖起来。

 

外国人有他们的哈姆雷特,而我们目前还只有卡拉马佐夫!

 

受伤害的本性和心中的负罪感能为自己实施比世间任何法律制裁更彻底的报复!

 

道德感情一旦受到伤害,尤其是审美观一旦被触怒,往往无法得到宽恕。

 

权力越大,责任也越吓人!

 

让儿子站在父亲面前,正经八百地问他本人:“父亲,告诉我,为什么我应当爱你?父亲,你得向我证明我应当爱你。”——如果这位做父亲的答得上来并能向他证明,那么这就是一种真正的、正常的父子关系,不是仅靠神秘主义的偏见关系,而是建立在理智、清醒和严格合乎人道的基础之上。相反,如果做父亲的无法证明,——这个家庭也就完了;他不再是儿子的父亲,而做儿子的从此获得自由,今后有权把自己的父亲视同陌路甚至视为自己的敌人。

 

是的,有罪!

《卡拉马佐夫兄弟》摘录 - 独角犀 - 独角犀的泥塘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