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角犀的泥塘

潇潇暮雨过吴门,一水红梨旧梦痕

 
 
 

日志

 
 

精神领域才是目的-《疾痛的故事》  

2012-02-05 00:08:17|  分类: 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儿刚读完这本书,个人认为最主要的价值在于提供了大量可信的典型的罹患慢性病长期饱受疾痛折磨的患者的实例,向我们展示了在疾痛淫威下不同的人的不同表现,他们的心理状态、行为方式、生活所受的影响、家庭的危机以及每个人对未来的看法。

也正是这些例证引导出阿瑟.克莱曼的观点,认为医疗需要关注的,不仅仅是用毫无人情味儿的手段治愈单纯的疾病本身,更应该用人唯科学和社会科学的观点与方法帮助慢性病人在与长期疾痛的抗争中拥有健康积极的心理状态,给予他们更多人性的关怀。正如书中所言,“心理治疗师一种深沉的道德关系。医生愿意与患者同在这个苦难之地,患者则为他们的共同探索积极打开自己的生活世界。于是,医生成了道德的见证者,他不是评判者,也不是操纵者。患者也成了主动的共事者,而不是被动的接受者”。

书里要告诉我们的就这么多,还有更重要的意义在文字外面。正如作者一直提倡的医学向人文领域的推进(或者说回归也可以),其实其他的学科也一样,正所谓哲学是科学的科学,所有的学科发展到一定的高度,都要转向精神领域的探索,这是必须的趋势。

因为所从事的专业的关系,能扯上关系的问题总会想想考古学是不是也应该这样。其实这都不用去想,考古学发展到现在,早已经脱离了单纯的玩弄类型学建立时空框架的低级阶段,而进入到社会生活和精神文化方面的探讨,转型的标志就是60年代新考古学的兴起。其实这本来没什么,当资料和素材激烈到一定程度,就该拿来思考更深层次的问题,而那些涉及形而上的东西,才是最终的目的所在,也没有哪一门学科的终极目标是建立一个基础体系就拉倒的。这么简单的一件事儿,放在贵国就偏偏不一样了。虽说贵国的近代考古学起步要比西方晚,但也没晚多少,而且以殷墟和周口店作为起点,简直是一生下来就含着金钥匙。可是看看90年后的今天,跟当时比,有多少进步?直到现在,都还在类型学里打转。以前还有人嘲笑鬼子的考古学陷入死胡同了,为了类型学而类型学,没有更多的讨论,可是再看看中国,可不是也一样。

其实类似的话在整整一年前读完《瘟疫与人》的人是已经说过了。只不过那时候是借题发挥,说需要开拓新的思路;今天还是借题发挥,要说的,却是贵国的考古学该按照正常的规律发展了,至今还在最基本的泥潭里打滚不亦乐乎,什么时候才能到达更高的层次?以贵国目前的土壤来看,也就只能期待奇迹了,或者老东西死光了再说吧。

精神领域才是目的-《疾痛的故事》 - 独角犀 - 独角犀的泥塘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