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角犀的泥塘

潇潇暮雨过吴门,一水红梨旧梦痕

 
 
 

日志

 
 

极致的绝望-《人间失格》  

2012-01-14 17:38:50|  分类: 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整本书从开篇第一个字起,就始终笼罩着绝望的叹息,且愈来愈浓愈来愈沉重,直到良子被玷污后到达极致,并引发了“我”的彻底堕落和最终的逃离。读的时候始终避免不了心头的压抑和不快,但这种并不舒适的感觉偏偏吸引人,使人无法中途扔下它去找点儿令人舒服的东西来看。

此之谓共鸣。

从太宰治对芥川龙之介的推崇就不难理解他的风格,但芥川所表达的只是对这个世界的失望与不信任,同时还不忘调侃,把人间的丑态戏弄与纸墨之间;太宰治则更纯粹的提炼出深深的绝望与无力,彻头彻尾的悲哀,但他既不催泪也不求你点头,而是让你眼前始终笼罩着一团驱不走的黑云,除了厌弃,你想不出面对周遭还有别的什么合适的态度,也包括他自己。

包括救赎的失败,在书里,对“我”而言,得到救赎重新做一个别人眼里健康积极的正常人的机会接踵而来却都失之交臂,这似乎也不难理解。是什么样的人,就始终是什么人,再多的改变再多的机遇,也不会产生决定性的作用。歌德在《浮士德》里表达了永恒之女性引导人类灵魂升华的歌颂,无可救药的男人们依靠真实至善的女性使生命得到净化。太宰治的心里或许也有类似的想法,所以在书里“我”得到拯救的机会都来自于本来能够带给他幸福生活的女性,最典型的就是静子以及她的女儿茂子,静子爱他,带给他真实温暖的家庭生活,而茂子甚至开始喊他爸爸,他也自觉得到了拯救,开始享受这种带给人安全感的生活。然而当他从门缝中看到这对保持希望的母女时发现了自己的卑微恶劣,于是逃离,这也是“我”唯一一次“闪现”所谓的“人性光辉”的时刻,能够审视自己,用世俗的眼光批评自己乃至体无完肤。毕竟人是无法彻底改变的,所以后面的故事也就不难理解。至于说和良子的婚姻直到家庭的解体,“我”似乎一直在扮演一个无足轻重的角色,这也不奇怪,他的生活始终被外力摧毁。正如卡夫卡所说“一切障碍都在摧毁我”,人的可悲之处就在这里,当他的自我意识觉醒,当他穷其一生追寻真正的自我,就注定要被这个烂透了的世界摧毁。

所以说只有傻子才会随时保持乐观。

极致的绝望-《人间失格》 - 独角犀 - 独角犀的泥塘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