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角犀的泥塘

潇潇暮雨过吴门,一水红梨旧梦痕

 
 
 

日志

 
 

新思路的启迪—《瘟疫与人》  

2011-02-04 23:44:31|  分类: 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历史研究是门老得不能再老的学问了,不管你是把春秋奉为鼻祖还是是希罗多德维宗师抑或觉得《波罗奔尼撒战争史》才是真正客观历史记述的起源,总之,它很老了。尤其在兲朝这样一个神奇的国度,历史研究根本已经不是什么学术研究上的事儿了。说起来都丢人,我所学的专业和所从事的工作多少和研究历史沾点儿边儿。

今儿读完的这本书,当然也不是什么多新的东西,70年代就已经出版了,而且现在看来的话,已经不是什么多新鲜的东西了,但放在贵国,它依然足以带给那些穷经皓首但满脑袋教条的老东西们以震撼。

记得当年上大学的时候,同一年级历史班的一个家伙,有一天大家晚上聚谈,不知怎么就说到了郭沫若的若干错误——当然包括他在历史研究领域的一些明显的错误。结果刚才我要讲到的那家伙就急了,跳起来怒斥道:“我们现在学的就是郭沫若的那一套东西,我们就不能推翻他质疑他,我们就要坚持,就要按他的那一套来!”当然,历史班的那帮家伙除个别老衲青眼有加的优秀人才外一向整体迂腐智商低下不可救药,但这人也算是极品了。不过也可以看出,连一个二十出头的大学生已经是这个样子,这个历史学界还能是什么东西?当然,偶尔也有标榜新观点的东西出来,也不过是些半吊子文盲来糊弄愚昧的大多数。

回到老本行考古学,宾佛的新考古学其实在将近三十年前就传入中国了不可谓不早,但再看现在中外考古学的现状就发现,宾佛在中国又是演讲又是推广什么的完全是悲剧了。

思路、观点的僵化,视野的狭隘,以及那些老而不死的老东西们的打压,贵国这样的停滞不前甚至萎缩的现状就可以理解了。

上面讲了一大堆废话,也无非就是说,需要新的思路和新的角度来审视历史了。当然《瘟疫与人》书中也不免有过分夸大的地方,有些地方将瘟疫对造成历史事件进程和结果改变具有决定性影响的表述为免夸大和牵强——只是给别地方,当然也仅仅是我自己不信服而已。但是更重要的是,它提供给我们了一种新的思路,也不仅仅局限于对瘟疫的讨论。而是说,是时候该摆脱那些沉浮条条框框,以新的角度和思路来观察、思考,否则所谓的学术研究也不过仍旧在狭隘的死胡同里越陷越深罢了。

   这才是本书的意义所在。
新思路的启迪—《瘟疫与人》 - 独角犀 - 独角犀的泥塘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