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角犀的泥塘

潇潇暮雨过吴门,一水红梨旧梦痕

 
 
 

日志

 
 

泥塘周记-127-20111119  

2011-11-19 22:01:03|  分类: 泥塘周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匆匆一周又结束了?的确如此。

似乎又和上周一样啊,周日在家休息,周一正常上班,在单位也没什么事儿。

周二开始出差,现在兰州市的西固区、七里河区和榆中县,让文化馆的同行看了下修改后的兰定输气管线设计图,然后就直接杀到定西,当晚住在定西。第二天经过一整天的颠簸,到了庆阳。虽说前年去过一次庆阳,但是都只是从市区匆匆而过,这次是头一次住在庆阳。说实话我不喜欢这鬼地方,差不多是我去过的甘肃的这些个市里最脏的一个——对了还有临夏。从长庆桥下了高速就是一地的烂泥迎接我们,等我们到了市区,车已经糊了厚厚一层泥壳,当然,庆阳当时街上跑的车全都是一个样子,好嘛,下场雨就变成这奶奶样儿,真是有点儿可怕了。周四由庆阳文化局的两位同行陪同跑了环线、华池和合水,看了图纸,工作详细自不必谈。昨天还好,在宾馆休息,晚上见了西安一家钻探公司的老板,无非吃饭什么的。

今天早上从庆阳出发往兰州赶,一路辛苦自不必提,中途还在静宁吃了午饭,吃完饭还带了一只静宁烧鸡回家。

这就是本周的活动了。看起来最近似乎一直都在外面跑啊,平均每星期在单位上班一天,而且本周的双休日都毁了,今天这一天就在路上跑了,话说这加班费找谁要呢?这破工作真有点儿不想干了。相对于考古发掘,野外调查真不是个好活儿,虽然看起来时时能够出去,而且都是去不同的地方认识不同的人,还每天都住在宾馆,到各地方还有人管饭。但实际上并不好,每天就那么点儿补助,又不是说顿顿都有人管饭,每天挣的钱差不多就都搭到吃饭里了,搞不好还倒贴,够郁闷的。而且跑调查导致的结果是自己的专业水平永远得不到提高,不能下田野水平永远高不了,手也渐渐生了,还始终掌握不了第一手的资料,也不会出成果,这在一个勉强可以算作学术研究的职业是最可怕的问题。总要想办法摆脱掉配合基建调查的活儿,干老本行,下工地发掘去。或者,寻找机会,总有一天彻底离开文物口,这一行真的没什么前途,在中国这个神奇的国度,考古学已经进入了没有出路的死胡同,迟早有一天会变成鬼子那样完全为了分类型二分类型,为了纯粹的类型学而考古,已经丧失了任何意义。中国正在向这个方向发展,而且是大踏步的,看不到光明了。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